当前位置: 首页 > 《驴皮记》的介绍

《驴皮记》简介

《驴皮记》作品介绍
这陌生人的帽子恰好边缘已经有点脱毛,当他交出帽子,换得一张有号码的牌子时,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,这证明他的灵魂还相当天真;那个无疑从年轻时就沉沦在赌徒沸腾的快乐生活中的小老头,用无神和冷漠的眼光向他瞟了一眼,从这种眼光里,一位哲学家也许可以看到医院里的痛苦,破产者的落魄,一群精神受压抑者的笔录,终身的苦役,加扎科的流放。这个人,他那张煞白的长脸,已是全靠达赛发明的骨胶汤来滋养了,他的模样,正是这种嗜好的惨白形象的人格化,在他脸上的皱纹中,还遗留下旧日的痛苦痕迹,他一定是在领到他那份菲薄的薪金后,当天就拿去赌光了的。他象一匹驽马,鞭子在它身上再也不起作用,任何东西都不能够使他有所触动,输得精光的赌徒走出大门时的轻轻叹息,他们无声的咒骂,他们变得迟钝的目光,对这一切他始终是无动于衷。他就是赌神的化身。要是那年轻人肯端详一下这看守人的可怜相,也许会想:“这个人一心只想着赌博!”可惜这陌生的青年却没有注意这个能发人深省的活标本,把他摆在这里,无疑是出自上帝的意旨,就象他使所有妓院的门上都有个令人厌恶的标志。这时候那青年一咬牙走进了赌厅,在那儿,黄金的铿锵声,对心头充满贪欲的人正起着勾魂夺魄的诱惑作用。这位青年人所以到这里来,也许是受到卢梭③所有雄辩的语句中最合逻辑的一句话的驱使,在这里不妨引用一下。我理解这句话的沉痛思想是这样的:是的,一个人可以去赌博,但我想那是要在他只剩下最后一个银币,除了去碰一下运气,便别无生路的时候。
微信扫一扫关注抄句子